鬼使黑的欧豆豆

天天做着日白梦

【老照片】【求而不得】【地铁】

群里骰子输了被逼迫的产物。。小学生文笔求轻拍( •̥́ ˍ •̀ू 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老照片】【求而不得】【地铁】
隧道内惨白的灯光随着地铁的行进变成断断续续的光柱一闪即逝,月白坐在空无一人的车厢里,他正要去接服役归来的黑羽。黑羽因战功显赫而被任命为少校驻守在部队里。他们已两年没见面,平时只能用电话解思愁。
对于他们来说,长时间的分别带来的不是感情的淡薄,而是愈发焦灼的思恋。
此刻是冬季凌晨4点42分,月白庆幸自己赶上了始发车。他昨夜因兴奋只睡了不到3小时,此时却一点都不困。他双手交叉在一起,拇指互相摩挲着,但丝毫掩饰不了因激动而身体略微颤抖的事实。
出了地铁站,月白往不远处的火车站走去。行人极少的街道与凛冽的冬风,和那依然漆黑如墨的天空,使月白始觉寒冷。他将白色的围巾裹紧了些,加快了脚步。
即使是平时忙碌拥挤的火车站此时也显得较为空旷。只有寥寥几辆车到站,下车的旅客兴奋地与等待已久的家人会合,共同走出车站。月白等在出站口前,此时他眼里的喜悦已控制不住地溢出来。
等待的时间不算太漫长,当他看见黑羽穿着一身修身军服,背着行李同战友一道向他走来时,他已不自主地微笑着招手。黑羽看到月白时也很惊喜,同时加快了脚步,几乎是疾走上前去,在两人距离最近的那一刻伸手紧紧抱住月白。战友打着趣同黑羽道别,他却毫不理会,眼中只有阔别已久的弟弟。
“我没让你来接我,怎么不乖乖在家睡觉?”黑羽敲了一下月白的头,顺带将他的围巾理了理。“睡不着,出来转转,顺便过来接你。”被月白话逗笑的黑羽又一把搂住他,在温馨的气氛中向出口走去。
“坐地铁回?”黑羽问。月白点点头。两人就这么拥着搂着到了地铁站,买了票,上了车。
他们特意选了一个无人的车厢,刚站定月白就被黑羽拽着面朝他坐到了他的大腿上。“你要干什么?这里是公共场合。”虽说在之前的两年里月白对这样的行为求而不得,此时略微有些期待,但他毕竟还留有理智。“还有摄像头呢!”月白提醒黑羽。“我当然知道啦,不会对你做什么的,就亲亲而已。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就不想哥哥吗?”黑羽搂住月白的腰,两手不安分地上下抚摸,眼里却满是温柔与思恋。月白被这么一问,像是着了魔般地忽然生出浓烈的爱欲,喉结动了动,就朝着黑羽的嘴唇吻了上去。
月白灵巧的舌尖毫不费力地撬开黑羽的牙关,直朝着黑羽的舌头卷去,没料到自己的弟弟会这么主动的黑羽只能被动地回应着月白,上颚被月白轻柔又霸道地扫过,两条舌头湿漉漉地纠缠到一起,两人的呼吸都粗重了不少。黑羽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提前“晨勃”了。月白最后咬了一下黑羽的下唇,结束了这个激烈火热的吻。“到家之后有礼物给你。”月白喘着气道。
5点32分,他们到了家。一进门,卸下行装,黑羽就将月白按到墙上,延续刚刚那个深吻。与此同时手也不安分地在月白胸前乱摸,接着将手衣服下摆探入。略有些冰凉的手让月白一哆嗦,制止了那肆无忌惮的手。“唔。。。我说过有礼物要给你,我先去拿,你在这等着。”平复了下呼吸,月白便走向卧室。“啊啊。。我以为你要把自己当礼物送给我。”黑羽开玩笑说道,心里却略有些期待。只听见传来一声抽屉闭合的声音,月白走了出来,手上多了一张纸片。黑羽凑近看,是一张年代看起来很久远的相片,它经历了岁月的侵蚀,表面已经泛黄,还有几条明显被折过的皱痕。相片里有两个男孩,白发的那个稚气未脱,面容很是可爱;黑发的已略带些成熟,用胳膊环抱着白发男孩。“啊,这不是以前咱们偷偷跑到照相馆用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钱照的吗?我之前还找过好一阵呢,没想到被你小子给找到了。”黑羽拿过相片,开心得语调也提高了几分。“嗯,你不在的时候我收拾杂物箱找到的。看你很珍视的样子,就准备在你回来的时候给你。”“什么叫‘我很珍视’,难道你不珍惜那段时光吗?”黑羽有些不满。只见月白摇了摇头。还没等黑羽扯开嗓门抱怨,月白接着补充道:“从前那段时光,虽然无忧无虑,但那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”月白正色道,“我想要的,是想和哥哥一起,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‘家’中幸福地生活,而不是在监狱一般的孤儿院中,每天被迫接受着哥哥的保护,却不能为你分担一点悲伤。但现在这些都实现了,不是吗?我现在可以站在你身前保护你,也可以在你痛苦或难过的时候把你抱在怀里安慰你。”语毕,月白轻轻笑了笑。黑羽从没想到月白有这样的想法。他兀自认为,月白很依赖哥哥的怀抱,也很依赖哥哥的关心,一直到现在也是。事实证明,他错了,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错了。他顿时语塞,但很快反应过来他应该干什么。“月白。。。你说得很对,我不应该回忆过去,而是应该珍惜现在。”说罢,黑羽在月白惊讶的目光中将相片撕个粉碎。“有空咱俩再去照一张吧。”黑羽揽过月白,在他耳边说道。“不过,偶尔像以前一样在哥哥怀里撒娇也不错,不是吗。”接着黑羽便舔吻起月白的耳廓。
“嗯。。要做去床上做。”敏感的耳垂被咬住,月白说话都开始颤抖。接着,他便被打横抱起,扔到了卧室床上。紧接而来的便是深到快要窒息的吻。他们迫不及待地将对方的衣服脱下,在第一缕日光下尽情地做爱,一直到楼道内传来陆陆续续的脚步声,那是上班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“今天就不去工作了吧?”黑羽问被他拥在怀里的月白。他们赤裸地相拥躺在床上,四周弥漫着情爱过后的温馨气氛。“嗯,我昨天请过假了。我困了,先睡会儿。”说罢月白又往黑羽怀里缩了缩,白色的头发直蹭得黑羽心痒痒。“嗯,晚安,额。。。或许应该说是早安。”黑羽轻吻下月白的额头,便拥着他沉沉睡去了。此时,温暖的阳光慵懒地斜洒在他们身上,令一切显得无比美好。

评论(4)

热度(22)